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鲨鱼的博客

中传互动营销研究院----中国互动营销领域的领跑者

 
 
 

日志

 
 
关于我

于明,著名互联网专家、数字营销专家、中传互动营销研究院院长、艾瑞专家、易观国际特邀观察家,其目前就职的中传互动已跻身全球排名第二专业数字营销公司,全球排名第三网络传播集团。10余年专注数字营销,服务超过500位客户,拥有百余个获奖案例。团队成员撰写累积超过2000份数字营销方案,1000份项目总结报告。

网易考拉推荐
 
 

Zite,进入中国或将“水土不服”  

2011-04-29 09:2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阅读器,似乎已成为最近互联网业界乃至IT业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被苹果评为2010年度最佳应用的定制化新闻阅读程序——Flipboard,近日宣布已完成第二轮5000万美金的融资,公司估值达到2亿美金。与此同时,另一款个性化阅读工具,在亮相伊始就被业界冠以“Flipboard杀手”称号的Zite则在近期宣布即将推出新版的Zite应用,届时,新版网页模式下的内容加载速度将更快,更容易分享,用户无需离开应用就可以阅读文章,而且原本打算一直留在温哥华的Zite近日也对外宣称打算在旧金山开设办事处。

  对于已经是风生水起的个性化阅读市场,我更看好作为后起之秀的Zite,如果说Flipboard是iPad上最棒的杂志式阅读模式的创造者,而Zite则是iPad上最棒的智能化推荐阅读的创新者。

  Zite,作为全球范围内第一款智能阅读程序,可以通过分析你在Twitter上的内容喜好、追踪你Google Reader账户上的订阅习惯,并提供预先设定好的分类,来搜集你的反馈,过段时间便能精炼出你感兴趣的话题和来源,甚至可以根据你对文章的喜好程度、分享的次数,以及话题相关度对文章进行排序。笔者认为:这种高度的智能化体验和内容服务,其所带来的巨大产业反响与深远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一款iPad应用程序可定义的范畴。

  目前,业界已经开始有人预测,Zite所引领的智能化阅读革命风暴也必将影响甚至改变中国人网络阅读习惯,甚至在一年内会席卷中国,这点笔者是认同的。但是,对于Zite何时进入中国?进入中国就一定能引领成功?笔者对此观点持怀疑态度,国内智能语义领域的资深专家和领军人物郑昀也对此表达了不同的专业看法:“如果Zite进入中国肯定会‘水土不服’,从根本上解决适配中国人习惯的、本土的智能化阅读问题,本土研发团队更具优势——Zite的成功会给大家借鉴与鼓舞。”

  虽然不可否认Zite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先进的智能阅读程序,但是并不代表着它会适应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国本土阅读文化。因为Zite所提供的毕竟是基于用户知识结构、信息获取习惯、媒介应用通路以及语言表达方式的内容服务,而其登陆中国乃至全球化扩张的进程中所遭遇的最大瓶颈并不是技术或市场,而是对上述特征和习惯的高度契合,同时还包括需要与中国的社会化媒体平台建立深度的合作,这将是个复杂而巨大的工程。同时也很显然,本土化将在此方面具备出更高的效率和显著的优势。

  目前,Zite总体而言依然是基于欧美文化与用户媒介习惯而设计的阅读程序,在中国抢滩登陆或生硬照抄照搬都是行不通。无论是Zite还是它之前的Flipboard,其社交新闻的内容服务主要是基于Twitter和Google Reader等社会化媒体,而且Zite的智能化推荐主要是基于追踪用户在Twitter上的内容喜好、以及Google Reader账户上的订阅习惯,而在中国,这些新兴的社会化媒体是没有用户基础和应用环境的。今年1月份, Twitter董事长杰克-多西在接受采访时曾豪迈地宣称,Twitter全球注册用户数量已达到2亿。然而我们必须清醒地知道,杰克-多西声称的这2亿用户中,其中中国本土注册用户到底有多少。而Google虽然也在去年宣称其Google Reader连续五年保持用户数量增长,但是上述新增用户中,中国用户的“贡献”显得微乎其微。

  单凭上述这两点,Zite想要征服已习惯了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开心网、人人网等本土化微博和SNS的中国用户,难度不亚于跨越任何尖端科技的产业裂谷。因为他们需要颠覆的,已不再仅仅是用户的个人阅读方式了,甚至包括他多年建立起来的社会化媒体应用习惯与社会关系网络。试想,哪个用户会为了一个新闻阅读程序而去放弃这些,哪怕它是如此的炫酷夺人?

  关于智能化阅读技术,郑昀曾在其博客中介绍说,“智能阅读,是智能语义技术发展的产物之一。而智能语义技术又是一项复合化的技术课题,除了要解决技术逻辑难题外,更重要的是要寻求语言逻辑解决方案。甚至可以说,基于英文字母和英文语言逻辑的‘智能阅读’,照搬到语言文化背景博大精深的中国用户应用领域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因为语言文化和表达方式的差异,英文语义基本是建立在‘符号化检索’的基础上;而中文语义除了符号化检索之外,要附加更多特殊的语义逻辑和语言环境,甚至要研究同义、关联等更为复杂的问题。而上述文化壁垒不仅是Zite难以轻易跨越的,甚至包括以号称全球最出色的检索和智能语义平台——google,都在此壁垒面前表现得苍白无力。”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你用google英文搜索“I”,那么除了I的相关结果之外,google还会为你提供另外一个关联结果“me”,因为“我”在英文中只有那几种特定的表述方式,而中国字则不同,当你用百度去搜索“我”,那么除了“我”结果本身外,它理论上可能还会帮你去找到俺、咱、在下、区区、不才、敝人等不下30个可以用来表达“我”的词语。而这种差别并不是技术研发实力的差异,而是技术理念的差异。google从起步伊始要缔造的全球标准化,而百度则是植根于中国本土化,这也是其能与google在中国抗衡并占得先机的惟一切入点。事实上,海量的用户赋予了互联网无比强大的自我修正功能和价值判定功能,任何一个细微的理念差异或服务差别都可能成为竞争成败的分水岭。”

  直至今日,中文语义智能化,依然是全世界IT业界公认的最复杂和困难的科研难题之一,中国一大批科学家、语言学家、文化学者以及大量具有分享精神的科技精英依然在通过开源、协作等方式尝试不断推动这个领域的发展。因此,笔者认为:缺乏上述研究底蕴的Zite,即使拥有再完美的技术能力,进入中国所面临的文化差异就足以让其水土不服。

  尽管如此,刚刚推出一个多月的Zite,其所带来的阅读变革已经在全球快速引发了一场智能化阅读的热潮,同样也点燃了中国读者对于智能化阅读的向往。据郑昀透露,已经有若干家业内公司正在分析Zite模型,正在努力攻关,其中比较领先的是每讯公司,这是一家国内领先的移动媒体公司,服务于传统媒体的数字化转型,据悉每讯内部有专门研究个性化阅读的专业团队,已经开发出基于中国语义智能化及本土受众媒体习惯的中国首款智能化阅读工具的内测版本,正在一个不大的范围内内测,并且与国内一家知名的社会化媒体建立了合作关系,同时还得到了一家顶级内容平台的深度关注。期待这款中国版的“Zite”能够早日正式对外推出。

  评论这张
 
阅读(78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